酸奶发霉长蘑菇

背景约的,不准截🔪
所有不好好打tag的对家都会被我创死
ut ppt 斗龙1坑来回爬动
欢迎同坑人来和我扩列嚎
(叼花

和屋妈一起填的mbti表格…!

屋妈→@鬼屋姥姥 

无脑产物

没有指任何人

只是我单纯在谴责我的良心

生死线的小序章

内容剧情待我整理整理画成漫🍵

《不要惹家里管饭的家伙》

这个作品没有任何cp向

p1是男团里三小只的设定

p2是群里嗨的(并非全男团设定)

p3是男团三小只外出逛街

(p3衣服就是我单纯画着爽)

【MH24小时立春活动】

【12:00/第十三棒】

上一棒11:00—@哇 

下一棒13:00—@可乐翅 


活动全部就我最偷懒,后面全是文字

end.

水仙花

【MH24小时立春活动】

【3:00/第四棒】

上一棒2:00—@酸奶发霉长蘑菇 

下一棒4:00—@取ID什么的真的好难 

是代发,原主—@某只屑咕 



*烂梗花吐/


*BE美学/


*是mh/


阳光羞涩的只散发出淡淡的浅黄,淡得难以觉察,这微弱的颜色被玻璃窗挡在外面,不久,它开始放肆,试探性地把颜色点点加深,黄、没黄,最后终于大胆地变成了金黄


阳光金黄金黄的,从屋子一角的格窗间走进来,靠窗的粗木桌子上,沾满尘埃的围巾,都被阳光滚上了一条酒金的花边,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祥和美好


阳光折射到镜中,再折 射在murder虚弱的脸.上,他扼住喉咙,似乎这样就可以抑制住什么


但是很快,喉咙里的异样开始成倍的瘙痒,仿佛嘲笑他的无用功,终于,扣在喉咙上的手骤然放松,与此同时,修长的指骨瞬间伸向刚刚被咳出,掉落在桌子上的那两三瓣z水仙花花瓣


他把花瓣拿起,仔细端详了-会儿然后把它们放进口袋,再抬头,对着镜子拉扯出一个慵懒但疯癫的笑


murder 最近很疑惑,他认为是自己感冒了,喉咙逐渐沙哑每次开口说话就会伴随剧烈的咳嗽,就好似有东西抵住了他的喉咙,那种室息感随着对空气的渴望逐渐严重,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了


murder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更想不起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染上了这怪病,这让他在出任务时分散了不少注意力导致他有些力不从心


murder 的状态更不好了,几乎接近崩溃的他一间大脑像发生爆炸殳隔绝了所有知觉


murder看着不远处的刀,刀背在靠近后倒影出的自己而陷入短暂的沉默,在几秒后,这沉默被打


他仿佛被扼死住喉咙


窒息伴随着痛感刺激着神经,像是溺入深海濒临窒息时汲取到了几缕氧气,致命的痛苦在咳嗽声的衬托下被无限放大,止不住的咒骂被一次次更凶狠剧烈的咳嗽弄成破碎不成调的音节


猛地一下子泄了气似的跪到了地上,单手撑着身子,放肆的猛烈咳了出来


“咳咳..咳咳.!”


就像流泪一样连手都来不及捂上便止不住的从喉咙的深处冲出,异样的触感刮蹭着干燥的喉管像呕吐;般难以自制,零碎的花瓣伴随着些许红色的污浊不适的从口腔中溢出


地上洁白的颜色愈来愈多,就像层的白纸被人狠狠的撕碎摔在了地.上随风而去,猛烈的咳嗽几乎快要将不存在的肠胃和内脏都一并呕出


“..唔咳!”


murder 无助的呕着仿佛永远吐不完的花瓣


终于,急促的咳嗽声渐渐变得迟缓,喉咙中的骚动也慢慢的平息,直到无力的呜咽声停止,花瓣不再落下


戴着兒帽的骷髅呆呆的望着身前落了一地的花降,跪坐在地上沉默不语


只见murder踉跄着步子从地上缓缓爬了起来,用手蹭了蹭嘴角有些沾染到血的痕迹,无力的轻笑


murder还是有听别人讲过的,所以在看到花瓣的时候就联想到了那个病


“花吐症”


一种所有 人都知道怎样医治,却依然让无数人丧生的病


全称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


暗恋,因为无法言说的喜欢而郁结成疾,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吐出花来,会在几天后死去


而化解之法则是与所暗恋之人接吻


不过可惜的是


这个可悲的家伙并不觉得自己配得到幸福


实际上murder吐出花的一瞬间有些发愣


更多的则是不解,为什么,自己这种人之前在干了这么肮脏的事情还会有喜欢的人


自己配得到幸福吗?当然不配


蓝红色的瞳孔在此刻变得异常明亮,精神不稳定再加_上花吐的虛弱让自己逐渐变得力不从心,咬牙忍耐着呼出凌乱的气息,混乱的脑子里只有个清晰的念头


好恶心


好他妈恶心,这种感觉真的好恶心


murder 默默拉低帽子遮住自己的表情,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一个音节,他想到了那破碎的布料,


中的白点在不停的振动,逐渐变成了异色的瞳孔,成堆的罪恶感和痛苦爬上了自己脊背,仇恨与罪恶在一点点吞噬着自己的理智


无论是生理上还是精神上,这些痛都已经习以为常,可是如今murder却微微颤抖着, 开不了口,柔软的花瓣被堵在嗓子眼里,既反胃又恶心,无力感与憎恨一起涌上心头,精神伴随着疯狂逐渐消失逐渐丢失理智,连自己身处何地和处境这种简单的问题都无法思考


细碎的脚步声轻踏木板,像是从附近走过来的样


房门突然被打开


murder突然反手按在墙上,上抽出腰间的刀,


转身把乱闯房间的家伙按在地上,冰冷刀刃擦着对方脖颈插进地下


....”


突然一片洁白的花瓣落在地上“咳咳..


毫无预兆的花無迷糊了视野,原本拿着刀的手开始轻微颤抖,murder 赶忙用手捂住不断咳出花瓣的嘴,但没用 ,咳嗽声不止,花瓣往下掉


murder被阴影笼罩漆黑如同空洞的脸内出现了颤抖并不稳定的红蓝色瞳孔,花瓣落在刀子上,刀面反出了他捂嘴忍着咳嗽的糗样


murder艰难的抬眸去看面前的人是horror


仿佛时间凝固了一般,murder 已经将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面前人的容貌之中了


murder眼波深处闪着几点微光,遂转瞬即逝在嘴


肺腑中荡漾积聚的花瓣,murder 突然意识到不适,方才那一瞬间似乎将此症忘却到九霄云外,但不适终将把他拉回现实


“mur ..


“抱歉,失陪一会儿”


murder心虚的逃离房间躲在了外面不易发现的树木和灌木丛之后张嘴突然意识到汹涌的花瓣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倾泻在空气之中 用手将肆意飘零的花瓣抓起


咳嗽还在继续,murder 扶着墙壁尝试不令自己跌坐在地,洁白的花瓣不仅在自己面前流淌,仿佛也在自己心间如波涛汹涌,望着早已在空气中如雪花般烟消云散的花瓣,自嘲的轻笑了几声


窗外的阳光落在鲜红的围巾上,带着些灰扑扑的尘土,感觉有点上了年头的荒凉感,秒针不堪重负地转着,发出闷闷的响声,上面的尘埃多到每转动一下就要抖落下一屋子尘埃似的


murder坐在床上,厚重的被子裏住冰冷的双脚,他凑过脸去迎接阳光,感到脸上温热温热的,心里有些久违的踏实,手脚长时间没有动弹,指骨尖微微发麻,像是几百只蚂蚁在上面爬,凉凉的,他想用手去触碰那阳光却又懒得举起手臂,只是蜷缩了一下手指又重新松开


眼前仿佛一片黑暗,像是死了一样纯净得没有杂色,murder常常觉得其实白色并不是最纯净的颜色, 黑色才是,在给人绝望的同时又赐予了你用最简单的方式去面对一切的能力


死就死吧,就是这么简单,人生的很多事本都不能强求,就像盲者永远看不见自己爱人的微笑,就像失聪的人听不见最美的情话就像愚者虽无忧无虑却在常无意义的时间里迷失,就像有些人,你就是注定了无法得到


比如自己不配得到幸福一样


murder拍了拍身上的尘埃准备离开这个地方,但却在推开自己房门时正面迎上一个蓝色的身影


“mur .’'


“你应该离我远点”


murder 停顿了片刻在思考要不要说下去,却隐约感到喉间一丝痕痒,murder 抬手掩住嘴,轻咳两


他不可能注意到什么,这只是次像眨眼,呼吸一殳,不带意识的清嗓,他一如往常继续行走于漫无边际的旅途,自然忽略了从他掌心飘落而下的、在这荒芜之地绝无可能出现的,几片花瓣再一次在掌心中看到几片仿若无物的白色花


瓣,murder已经没有第一次发现它时的震惊和困惑他的指骨上夹杂着些许尘土和血迹,帽衫上也增添了些灰尘,那是他数分钟前一阵叫人没法思考的猛咳后,一不注意摔在地上所沾染上的


murder把它凑至手边,终于正视起这片从肺腑间飘出的花瓣,白色、小巧、湿润,像刚从完整的花朵里撕下一片似的水仙花花瓣,鲜嫩欲滴,瞧着却让他心尖隐隐发寒


没有温度的风拂过脸颊,murder 从高背椅上抬眸看向门口的horror,表情比风还冷,随后又垂眸继续咳


horror的沉默让被打破的寂静再次变回原样


双手捂着嘴单膝跪地的murder腔中还在冒出花瓣horror 若有所思的将双指贴着下巴,他拿定了某种注意,选择了见死不救


但murder却没有反应过来,只知道在他实在是忍不住咳花的时候,面前的脑袋有个洞的独眼骷髅慢慢转身离开了这里


murder艰难的在嘴边扯出一抹嘲讽 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后缓缓起身浑浑噩疆的漫步在基地的走廊,但今晚却异常的安静,但他却连自己的脚步声都听不见了


撕裂的疼痛已经不能让他再说些什么,但迫切的希望呼吸让murder还是下意识张开嘴咳出带血的花那


在短暂的挣扎过后murder选择了暂时妥协,只是因为室息感导致大脑无法思考


他的意识正在一点点流失,眼前已经模糊不清,又反胃又恶心,murder脸 上的表情并没有多大变化,只是静静的走着,感受肢体未端延伸而来的


等待着自己失温的身体开始逐渐无法动弹,意识和理智难以聚合,无法思考耳鸣的声响盖过团员的嘈杂聊天声


太安静了.安静的诡异


幽暗的走廊中那抹红蓝十分显眼


然后慢慢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选水仙花主要是因为水仙花里面有一个神话故事,自己爱上水中倒影的自己最后爱不能得自尽的那个此外,它有毒


*所以这边水仙花的意译便是“恋影花”,寓意着坚贞的爱情,引申一下便是自省对爱情的诚挚,当然也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解来


*全刀无糖吃的开心

【MH24小时立春活动】

【2:00/第三棒】

上一棒1:00—@盐雾 

下一棒3:00—@某只屑咕 


是自家pa—“生死线”

故事设定以后会发

end.

MH小时立春活动人员与时间安排的确定

哇:

        时间真的过得很快!从一月初的制定计划,召集老师,到现在活动不到25小时的倒计时!真的经历了很多,也感受到了大家对MH的爱!对于MH的第一次活动的上心度,在这里先感谢各位对本次活动的支持!!!‹九十度鞠躬›


关于本次活动的tag为:MH24小时立春活动


        之所以选择立春作为本次活动的时间,有一个原因是因为立春为开春之时,作为二十四节气之首,立春有着"开始",一切更生之意。是进入春天的前奏,代表着温暖与生长,所以也希望本次的mh活动能和立春一样,能在万物起始的立春,温度升高,粮食也能逐步上升于增多——!‹新的一年粮食多多!›




接下来是参与了本次活动的太太们!!‹鼓掌!›


【0:00】第一棒:米古[@米古 ]


【1:00】第二棒:盐雾[@盐雾 ]


【2:00】第三棒:酸奶[@酸奶发霉长蘑菇 ]


【3:00】第四棒:咕子[@某只屑咕 ]


【4:00】第五棒:ID老师[@取ID什么的真的好难 ]


【5:00】第六棒:鸢[@入海纸鸢 ]


【6:00】第七棒:鸠[@入海纸鸢 ‹鸢代发›]


【7:00】第八棒:NAZE[@NAZE ]


【8:00】第九棒:果丘[@果丘fruitmound ]


【9:00】第十棒:潶鸽[@潶鸽 ]


【10:00】第十一棒:燕林


[@T·B·E(住校长弧的画风多变人) ]


【11:00】第十二棒:荠[@哇 ‹是俺——›]


【12:00】第十三棒:酸奶[@酸奶发霉长蘑菇‹酸奶老师接了两棒!›] 


【13:00】第十四棒:可乐翅老师[@可乐翅 ]


【14:00】第十五棒:Mr.Q‹珊瑚菜菜›[@珊瑚菜菜[住校了咕咕咕] ]


【15:00】第十六棒:雪泠[@akino雪泠 ]


【16:00】第十七棒:刘爹[@Ë҈̅͌̎̔̾̉̇͒̀̓̈͗́̈́̚͝r҈̛̀̐̏̈̎̅̍̄r ]


【17:00】第十八棒:阿飘[@阿飘耶耶耶 ]


【18:00】第十九棒:墨墨[@一只老E ]


【19:00】第二十棒:ym老师🕶️[@Yiiimii ]


【20:00】第二十一棒:天鹰[@天下之鹰 ]


【21:00】第二十二棒:锡老师[@sn丶锡 ]


【22:00】第二十三棒:七枢[@是七枢啦 ]


【23:00】第二十四棒:淦淦[@阿淦阿淦阿淦 ]


可能有小零食掉落‹!›


        PS:‹一些碎碎念…›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还在担心能不能凑齐24位太太来着 ,但是老师们真的超级热情呜呜呜呜…也有很多老师都在努力的帮助俺‹抹泪…无以回报呜呜呜呜…›真的非常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语无伦次超级感动呜呜呜…›


        最后,预祝本次活动圆满成功!!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大家也能直一直喜欢MH,一同在吃粮的路上努力前进!‹提前!›立春快乐!!!